您的位置:首页-华教园丁
全文检索
搜 索
华教园丁

【贝小梅】我还要报名

2013年04月10日

  马来西亚砂老越古晋商联幼儿园教师 贝小梅

  当我看到中国海外交流协会和中国华文教育基金会共同举办的课程中有汉语拼音的学习,真是雀跃万分。正当我们幼儿园开始被督促要把华语语音、语法学好,每个会议上也花一点时间学习正确使用华语,而今有来自中国的教授亲自教导我们,是何等荣幸啊!

  第一天的第二堂课,我们见到了亲切和蔼的福建师范大学副教授汤化老师温文尔雅,一脸好脾气,满脸笑容。汤教授介绍了学习普通话(华语)的一些基本上窍门,如何每天的练习等等,给了我们极大的提示。

  从语音的性质、普通话的语音系统 、音节的拼合、音节的变化, 至普通话的规范等等,由浅入深,细节之繁多 ,对于我来说真是一大挑战。有些细节岂止是一时掌握不了,而是短期之内掌握不了。单看资料,如果未经教师提点和下一番苦功,好些字词就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似是而非,模模糊糊’中带过。马来西亚华人一般对语言持有的态度似乎是只要你听得懂人家在讲什么,别人也听得懂你在讲什么,对语音语法都不苛刻;于是当你在马来西亚华语混合马来语,再加上英语,许多时候,咱们的语音、用词等与实际上中国的汉语有很大的出入。

  教学中我所面对的一些问题:

  1.在学习的时候,慢慢的念出语音还不是问题,但从单字到词 、句子,就有其难度了,顾得前就顾不了后,对了这个却错了那个,因为不熟悉所以感觉非常拗口。

  2.对汉语的声调,阴阳上去错误百出。譬如‘一 ’的用法,看是最简单的字,用时却错 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把‘一’成不变, ‘一’言为定,‘一’败涂地…..的‘一’ 有时读成第二声有时第四声,其实它是上声。初一(chûyī)变成 chûyì,一二三四…,变成yìer san si …..;还有:不要(búyào)变成 bùyào, 不会(búhuì) 变成bùhuì,诸如此类。

  3.要纠正的还有诸如:shi-si, zhi–zi , she–se , chong–cong, yin–ying , shuo–suo …..等等。我们在日常的运用中都不作区别。

  4.至于其它音节的变化、读音规范,各个细节,我这老人家舌头着实打结, 越要说对就越错。

  在马来西亚,无论是会话或书写,我们用的华语是根据中国的汉语作为标准。在这里的海外华人要说得一口标准汉语并不容易,身处在语文大染缸,语音不准之外,再参杂各式各样的方言,咱们的华语有时真是荒腔走板。但能说一口纯正的汉语,听起来到底感觉是不一样的;我想汉语的美也正是在于它的阴阳上去,词语轻重、音节的变化;锏锵摄人心弦,委婉令人如沐春风;无论天生什么嗓子,若能腔圆字正,还是魅力无穷的。

  我本身在幼儿园里工作,华语也是我们幼园里重要的媒介语,我们每天都在运用。能说一口纯正的汉语,不但增加我们作为教师的专业形象,更能让众多孩子在黄金学习期学到正确的语文。一般上年纪小,学语文很快的就能琅琅上口。 这些年里,幼儿园里有数位孩子的妈妈是来自中国, 在马来西亚出生及生活的三岁孩子,因为妈妈的关系,讲一口标准好听的汉语;另外一个随父母在长沙住了三年的小女生,六岁回来马来西亚,在我们幼儿园里一年之后上小学(下午去安亲班,傍晚才回家),今年在小二,目前仍保留着她标准的汉语语音(虽然周遭的同学说的是马来西亚式华语)。由此可见,孩子的最初的语音与接触的人(父母/保姆/老师)有莫大的关系。而幼年期形成的语音,对孩子以后的语文也占着重要的位置。

  经过这次短短的汉语课程洗礼,让我重新对自己的汉语水准与学习作一番检讨。我想我应该在掌握汉语方面更上一层楼,平时讲话时多注意语音、文法,所谓熟能生巧。多看一些中国国内的频道、卫视应该也能提高讲正确汉语的能力。如果还有类似的中国文化课程,我一定会报名再参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