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华教园丁
全文检索
搜 索
华教园丁

用文化搭起友谊的桥梁——“2014年中国文化海外行——葡萄牙营”教师团感言(3)

2014年09月19日

  上午半天时间的睡眠,总算抵消了一部分时差的伤害。今天的主要安排就是下午跟里斯本中文学校的老师们会面,商讨课程安排,“开闭营式”有关事宜。

  简单用过午餐后,我们如期来到中文学校,陈晓红校长他们接待了我们,对接下来的课程,大家作了充分的商讨,每一位老师都介绍自己的一些设想,我也不例外。这次本来是准备了两种舞蹈,一个是新疆舞,还一个是傣族舞。但是现实总是超出预料的,原来说的70多个学生,到了现在翻了一倍,为了不让孩子们失望,经过商量,我准备增加一个舞蹈,争取让更多的孩子在闭营式时有上台的机会。

  接下来,闵团长他们去拜访当地的大使馆了,我回酒店了,好好策划一下开营式的表演,还有新加的舞蹈。

  Part3•开营

  开营式设在学校的礼堂。场地不是很大,设备也不是很新,但胜在干净、整洁,看得出来他们还是很用心的。上午,我们的工作就是布置场地,因为开营式的时候我们要有一台轰动的“演出”。大家都认真地准备,胡冰老师在电脑前准备着他的PPT,峥嵘老师和曾广达老师更是认真地准备着表演节目用的剪刀和笔墨纸砚等等。

  很快到下午了,中国驻葡大使馆的政务参赞龚韬先生、葡萄牙中华总商会会长蔡文显先生及夫人,还有好多的小朋友跟家长们都来了。看着一样的黑头发、黑眼睛和黄皮肤,我的忐忑不安突然间就消失了,都是自己人不是么。开营式开始了,每位老师都拿出了自己的拿手好戏,获得了孩子和家长们的热烈欢迎,我的《茉莉花》应该也不赖吧。

  Part4•教导

  从酒店到中文学校,要走上几条街,中间多是爬坡路段。有时候大家会想着坐车,但我不这么认为,因为这里的建筑、街道充满了异域风情,这里的人们满是和善和亲切。晨起的时光,漫步在这样的街头,难道不是一种美的享受么?

  接下来的每天都是满满的教学安排,上、下午分别都要跳2个小时的舞蹈,而因为这些孩子们多数都没有舞蹈基础,学起来还是比较困难。同时,考虑到孩子们的体力,教学总是要断断续续,教一会儿,休息一会儿,经常2个小时的课程会拉到3个小时。有时候看到孩子们满是汗水和略显笨拙的身影,有些心疼也有些担忧,但一看到他们那充满求知欲的眼神,我又重新提起信心,因为他们没有一个退缩。

  Part5•点滴

  有一个叫婷婷的小朋友,我特别喜欢。她特别胖,无论什么时候,嘴里都会有食物,超级呆萌,特别像小时候的我。走路的时候,抬一下腿,晃一下身子,好像企鹅走路,所以我给她取了个昵称“小鸭子”。小鸭子虽然贪吃,但是却一定是很乖的。这里的孩子跟国内接受的教育不一样。国内这个年纪的孩子,吃饭的时候都得爷爷奶奶或者爸爸妈妈捧着饭碗一路追着求着吃饭,有时候一口没吃完就又跑掉,爱吃不吃的;这里的孩子从小被父母培养得很独立,他们都自己吃饭,吃完自己收拾碗筷,不跑不闹。跟一个家长聊天的时候有说到这些问题,从小不宠溺,培养孩子的独立意识,凡事自己动手,而不是有求必应。或者这些经验可以部分解决现在国内的孩子越来越难带的问题。

  Part6•闭营

  经过短暂而紧张的几天,到了要交答卷的日子了。今天是闭营日,也是演出日,每一名学员都要在今天展示出自己学习的收获。学校也做了充分准备,邀请了驻葡大使馆的文化参赞舒建平先生、葡萄牙中华总商会会长蔡文显先生及夫人、常务副会长朱长龙、葡萄牙华商会会长黄永杰、葡萄牙欧洲浙商总会会长陈建水、葡萄牙福建同乡会会长陈增仁、《葡华报》报社社长詹亮等侨领和华人社团负责人等来参加。

  礼堂布置得就如节日一般,众多的家长一脸期待,等待孩子们的演出。期间有个小插曲,一个小女孩突然不想上台了,偷偷问完其他孩子才知道,原来她觉得自己长得不好看,没有自信。在我想来,长相是成年人世界的事,不应该让孩子们去苦恼,天真、可爱、活泼才是他们最让人喜欢的。经过苦口婆心的劝解,她还是上台了,台上的她自信、可爱、活动,孩子们的表现超出了我的期待,他们完美地演出了开场舞、孔雀舞和新疆舞,震撼了所有的观众。那个时候,他们是最美的。

  Part7•归程

  闭营式结束,到了该准备回去的时候了。趁着还有些时间,我们去了波尔图,这是葡萄牙北部一个靠着大西洋的港口城市,是除了里斯本之外葡萄牙的第二大城市。波尔图被称为“酒都”,街道上似乎都飘荡着醇香醉人的酒味。来了这里,就不能不去看看坐落在杜罗河畔绵延数里的巨大酒窖和河中的“酒船”。我们到了当地很出名的一个酒窖,第一次看到红宝石般的红酒原液直接从橡木桶里流出,在写满历史的木质长桌上品着初酿的酒浆别有一番情调。

  葡萄牙是一个海洋国家,它的西南毗邻着大西洋。似乎15-16世纪耗光了这个国家的气力,几百年来,从兴盛的极点一直在走着下坡路。葡萄牙是西欧经济较落后的国家之一,工业基础较薄弱,纺织、制鞋、旅游、酿酒等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楼房大多是在17世纪大地震之后建起来的,走在大街上,能够深切地感受到葡萄牙昔日的辉煌和现在的没落。

  里斯本,这个坐落在特茹河入海口北岸的7个山丘上,有“七丘城”之称的古城,依山而建,街道崎岖蜿蜒狭窄,没有正南正北方向,只有前后左右,外人很容易迷路。这里的楼房习惯于红屋顶,加上濒临大西洋,可以说碧洋、蓝天、红瓦、绿树。

  在这儿呆了这么多天,让人最印象深刻的是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还有这让人如沐春风般的气候,更是那让人宾至如归的热情。这里20-26℃的夏季气温,远方吹来的淡淡海风,让人尤若梦幻,不忍归去。

  我想,我会怀念这里的。

  福州三中 李珏

  2014年夏天,我有幸参与了中国华文教育基金会主办、福建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承办的“2014年中国文化海外行——葡萄牙营”活动。在为期七天的夏令营活动中,我和其他四位各怀绝技的老师一起,对一百多位葡萄牙华侨的孩子进行了中国传统文化方面的教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获益良多。

  古老的中华民族拥有五千年的文明历史,如今她的子孙足迹已经遍布世界各地。对于海外游子来说,祖先文明是他们永远无法割舍的怀想;对于华夏母亲来说,文明之光将因播洒四海而愈加灿烂。因此,海外华文教育是一项意义非凡的事业。但因种种因素的限制,教育的效果还是和国内普通学校的教育效果存在着一定距离。如何才能在现有基础上优化运用资源,以期达到教育效果的最大化,是很值得我们深刻思考的。

  一、对一些问题的认识。

  (一)学生层次参差不齐。

  在中华武术、中华传统书画、中华民族舞蹈、中华民间剪纸艺术和中华礼仪五门科目中,我承担中华礼仪部分的教学。这部分内容教学的困难之处在于:学生应当具备一定的语言交流基础,且具有主动学习的意识;但参加夏令营的孩子年龄参差不齐,从4岁到16岁都有,有在国内生活过可以熟练运用汉语的,也有对汉语听说能力较差的(甚至有少数本身就是欧美人,连亚裔都不是),这就使得教学内容难以确定。如果所教授的内容中,需要理解的部分较多,则低龄儿童难以接受;如果所教授的内容停留在简单模仿的层次(如诵读诗歌),则对汉语程度较好的大龄儿童来说又过于简单。

  事实上,在刚开始授课的时候,里斯本中文学校的老师们已经对参加夏令营的儿童们进行了分组编班。但即使如此,问题依然不能完全解决,这可能是由海外华文教育的内在矛盾决定的。

  在多数情况下,海外华侨的人数终究有限,受教育的华侨子女总数并不多,再细分到一个个年龄层上,人数就更少。另一方面,海外华文教育工作者的人数也非常有限。再加上华文在当地社会中的实际功用也相对有限,种种因素使得这里的海外华文教育根本不可能形成系统的全日制教学模式,更多地是采取利用周末时间组织类似“兴趣班”的形式,把各个不同年龄段的孩子组织在一起,教授相对简单的内容。从目前情况来看,这种状况或许很难得到改变。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