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华教动态
全文检索
搜 索
华教动态

俄罗斯小伙广州学岭南文化 一口流利粤语红遍网络

2019年04月29日

  在不久前举办的2019广府庙会活动中,一位“洋小伙”流利说粤语的视频红遍网络,被网友称赞“了不起”。这位“洋小伙”是来自俄罗斯的瓦夏,目前是一名中山大学的在读博士生。2010年,抱着对粤语和岭南文化的极大兴趣,瓦夏来到广州求学,如今,他俨然成为一名“岭南通”,深谙岭南传统文化,还曾参与编写粤语教材。未来,他希望扎根于此,投身于中俄文化的互动交流。

  穿着衬衫牛仔裤,随身带着岭南文化书籍,喜欢吃清淡食物,对广州地理名称侃侃而谈,“85后”俄罗斯小伙瓦夏的身上有着浓浓的“广州味”。前不久,网上还流传一段他在广府庙会时接受的视频采访,流利的粤语更让不少网友折服。

  瓦夏出生于俄罗斯中部的新西伯利亚,地邻中国、哈萨克斯坦等国,多元文化氛围的影响下,他自小对外语有浓厚兴趣。2005年,瓦夏进入俄罗斯新西伯利亚国立大学外语系,学习英语和中文(普通话)。

  在中文课上,他不仅学习书写繁体字,打下扎实的发音基础,也从任教老师口中了解到中国地理概况、儒家思想、传统节日、八大菜系等内容。在他心中,中国逐渐从陌生国度变成魅力十足的异域国家。

  2007年,大二的他参加院系举办的青岛夏令营,首次踏足中国。那一次,除了日常上课外,他最喜欢的就是待在宾馆里收看原声港片,或在网吧收听粤语歌曲。“粤语原声影片和歌曲,是当时同学们眼中的时尚潮流。”瓦夏回忆说。

  之后,瓦夏又在本科期间两次来到中国,且绝大部分的到访地位于南方。2009年,他来到广州,跟着地图从广州东站走到光孝寺,然后沿着江边一直徒步到二沙岛。“当时天河区还远没有现在那么繁华,老城区里有很多迷人的建筑。”

  瓦夏说,原来他的人生规划是留在家乡继续学习,但自从邂逅了中国文化后,他便决定来中国南方翻开自己人生的新篇章。

  不仅能用粤语沟通 还曾参与编写粤语教材

  2010年8月,瓦夏告别家乡来到广州,先后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和中山大学攻读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学位。其间,在完成专业课学习之余,他还四处寻找粤语学习资源,最终进入广外教师赖婉琴免费开设的兴趣班学习。

  “学习粤语很难。”瓦夏说,单词、语音、语调和语法是学习初期的“四座大山”,“粤语单词分为文读和白读,同时又有九声六调,在不同应用场景,同一个字要注意声调变化。”有趣的是,对于这项爱好,他并不止步于“能够沟通”,还曾投身于教材的编撰工作中。“那时正好碰上赖老师在编写教材《粤语学习25讲》,我有幸参与其中,帮忙按读音整理出相对应的粤语用字书写。”

  除了学习粤语,瓦夏还喜欢语言背后承载着的岭南文化。每到周末,他都会流连在北京路、上下九步行街,吃白切鸡、清蒸鱼等广式饮食,还会用中医原理和食疗调理身体,将“猪润”“吉屋”等地道用语挂在嘴边,享受春节逛花街、龙舟节看“招景”、庙会季看粤剧等。

  就这样,“洋面孔”的瓦夏活跃在岭南文化的交流平台,慢慢地吸引了本土文化界和媒体的注意。从2015年开始,他陆续受邀参与电视纪录片拍摄、台庆节目录制等活动。其中,最令他难忘的莫过于在2017年参与的俄罗斯文化故事会。“故事会上,我全程用粤语交流和分享俄罗斯文化,可以说是前无古人的尝试了。”

  为赚生活费和学杂费 九年只回过两次家

  在瓦夏的记忆中,家乡地广人稀,被树林包围,冬天温度多为零下40摄氏度。自离家起,作为家中独生子的瓦夏就坚持财务独立,为了赚取足够多的生活费和学杂费,在过去的9年间只回过两次家。

  说起自己的“广漂”生活,瓦夏坦言其中既有欢笑,也有辛酸与泪水。硕士学习期间,瓦夏在课余时间里做过多份兼职,当过翻译、教过俄语和中文,在外贸公司兼职验货员,甚至参与电视台影视节目的录制,“有时候一周7天都有不同的工作任务,但收入只勉强够用。”

  忙碌的生活让瓦夏在某种程度上疏于学术研究,面对本应完成撰写的博士论文,他不得已一拖再拖。“取得博士学位一般花上3至7年不等的时间,我得抓紧一点了。”

  “广州是一座开放又宜居城市,广州人十分亲切,市井生活也充满人情味。”在瓦夏看来,他的人生因这座南方城市有了不一样的色彩,未来,他希望能在广州扎根,继续探索岭南文化,结识更多热爱粤语的朋友,投身于中俄文化的互动交流。